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持田纲/all纲]持田学长,请你自由的…… 02

萌萌的文又来了~~\(≧▽≦)/~

袜猫: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持田纲,建立在all纲之上的持田纲!觉得这个cp很雷的立刻退出,但请不要做出攻击cp的行为!!切记!!


#原著向,轻松无虐╰(*°▽°*)╯


#小学生文笔,OOC突破天际


#纲吉我老婆苏苏苏苏苏


#为方便找文,添加Tag“持田学长请自由”





三 





结婚典礼的宴会很是热闹。 



持田剑介和新娘新郎打过招呼后,端起一杯香槟酒游刃有余地穿梭在人群间。虽说这里他认识的人并不太多,但胜在他很善于交际,因此也不会觉得尬尴。 


受邀来到宴会的客人中既有社会的成功人士,也有平凡的普通白领,而持田剑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归到哪一种中去。 




“这么说来,持田学长是那个公司的商务部部长啊。” 
一个小他一届的学弟满脸欣羡地说着:“那个公司进去都很困难,就更不要说是在短短几年之内升到这么高的位置了……真不愧是学长啊。” 



持田剑介一脸谦虚地客气了几句,不过内心里自然得瑟不已——果然,帅气的本大爷还是应该归类于成功人士吧哈哈哈。 




“持田学长这么厉害,想必女朋友也很好很漂亮。”学弟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学长应该把女朋友带过来了吧?能让我认识认识吗?” 



“……” 
持田剑介举着酒杯的手一下子僵在那里。 



这让他怎么好意思开口说自己还没有女朋友啊。 


持田剑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就是个事业有成的好男人,但在感情这一方面却总是衰得要死,不但没遇上几个能看得顺眼的女性,而且就算遇上一个条件不错的,也是因为各种理由而告吹。 


……真正的好男人总是寂寞如雪的。持田剑介总是经常这样安慰自己。 




“咳,我目前还没有女朋友,因为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持田剑介沉默片刻,装出一副严肃深沉的样子道,“我认为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 


“您说的真有道理!”学弟深受震撼,满脸崇拜地看着他,“好!决定了,我回去之后就和我的女友分手,专注于自己的事业上!” 





“……”持田剑介用酒杯挡住了自己抽搐的嘴角,“好,祝你事业有成。” 


有女朋友还不知道好好珍惜,却硬要把自己变成光棍,所以学弟你就注定孤独一生去吧。 




持田剑介打着哈哈和学弟作别,又和几个人寒暄过后就躲到了一个角落里,打算休息一会,毕竟他说得都口干舌燥了。 



他在那里无聊地喝着一杯冰水,转头就看见棕发的年轻人正安静地坐在另一边,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些什么。他只能从他干净的侧脸中看出他的神色有些沉郁,似乎心事很重的样子。 





难道这小子是在悼念被抢走的钱吗?持田剑介摸着下巴很无良地猜想着。还是说他女朋友刚刚把他给甩了? 


想到这里持田剑介的心中一痛——能被女朋友甩掉也是一种幸福啊,本大爷想被甩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基于这个小学弟是他带过来的,于是持田剑介放下冰水,又倒了一杯香槟递给了泽田纲吉:“喂,在婚礼上摆出一副丧气的样子不太好吧。” 


泽田纲吉愣了一下,而后苦笑着接过香槟酒:“谢谢学长。只不过我实在高兴不起来……因为某些原因。” 



“就因为刚才被抢了吗?”持田剑介耸了耸肩道,“你不也说了只是一点钱么。再说要是真郁闷的话,那也应该是我啊,你的礼金可都是我垫上的——对了,以后别忘记还钱啊。” 



“会还给您的。”泽田纲吉被他的话逗笑了,表情变得开朗了一些,“不过倒也不是这个原因,只是……”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持田剑介便也识趣地不再追问,只是继续说:“你不去和以前的老同学打个招呼吗?” 


泽田纲吉闻声很快笑着摇了摇头:“不了。和我关系比较好的人都不在这里,至于其他的人,如果不熟悉还要硬要聊天的话,只怕双方都会很不舒服吧。” 



“啧啧,你这人还真是奇怪。”持田剑介感叹了一句,然后突然反问,“你现在和我聊得不是挺好嘛,怎么,难道你觉得我和你很熟吗?” 


泽田纲吉张了张嘴,似乎是有些惊讶于他的问题:“我……” 




“这你还用考虑?”持田剑介笑了几声,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本大爷我可都把我的钱老婆借给你了,你要是敢跟我说不熟,本大爷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噗……哈哈……”泽田纲吉忍不住噗一下笑了出来。他棕色的眼睛微微弯起,里面泛出了异常清澈柔和的光泽,“请、请放心,我一定会还给您的。” 



持田剑介挑起了一边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吊儿郎当的笑容。他举起拳头做出了一副恐吓的模样:“你倒是敢不还试试。” 



他们两个人之间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就连持田剑介自己也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因此拉近了不少。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在哪里工作呢?”持田剑介很好奇地问了起来,“看你穿的一副阔少爷样,想必混的不错吧。” 


“这个啊……”泽田纲吉语塞。他拉了拉自己的西装,吞吞吐吐地道,“我、我高中毕业之后就去意大利了,然后一直就留在了那里。” 



“哟,想不到你还到国外混去了。”持田剑介有些惊讶,“那你从事的是什么职业?在哪家公司上班?” 



“我从事的就算是……管理一类吧。”泽田纲吉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至于我的公司就不是很出名,所以您大概也不太了解,我就不说了。” 


“那也好,既然你不说,我也就能避免显示出自己的孤陋寡闻来了。”持田剑介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挑起个透着痞气的笑,“看你那一副憋得要死的模样,我还以为你干着什么见不得光一类的事情呢,比如跑去当黑手党去了。” 




正品尝着香槟的泽田纲吉闻言呛咳了两声,不停地拍着胸口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是,是这样吧……您看我这幅废柴的样子,怎么可能去做黑手党呢。” 



“就是,他们要招也应该招本大爷这样的人才对嘛。”持田剑介懒洋洋地开起了玩笑,“我练过十年的剑道和七年的跆拳道,打起架来我可是一把手啊。” 



“对,学长真的很厉害,记得以前您当上剑道社的社长那一年,剑道社打进了全国大赛呢。”泽田纲吉赞同道,“那时候除了云雀学长以外,您几乎就……” 

他忽然停了下来,一脸尴尬地看着持田剑介:“就,就……” 



“怎么,你想起来了?”持田剑介故意沉下脸来,用无比锐利的眼神回视泽田纲吉,“你当年可是把我的头发拔得一根也不剩了。” 


“我,我……”泽田纲吉垮下肩膀低着头,“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持田剑介捶了一下泽田纲吉的肩膀,差点没把对方按在地上——虽然他不是故意的,“倒是我才应该觉得惭愧才对啊,毕竟我当年做的似乎太过分了。” 


而且好像还心怀不轨来着…… 
持田剑介默默地在心中补充道。 



泽田纲吉连连摇手道:“没有没有,那时我也有错,毕竟只穿着内裤就在大街上跑,被当成意图对京子不轨的坏人也是理所当然的。您也是为了京子才要和我决斗的。” 
他又笑了笑,道:“啊,对了,现在京子也在意大利哦,她还开了一家甜品店。” 



“哦,是这样啊。”持田剑介绝不会承认,他刚才一时没反应过来京子是谁,“那你……” 



他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见泽田纲吉一下子绷直了脊背,眼睛正紧紧锁在一处。持田剑介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在那里正有一个背对着他们的黑西装男人,身形十分魁梧。 



“抱歉学长,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要做,请您向我替村上同学陪个不是。”泽田纲吉对着持田剑介抱歉地笑了笑,“我就先告辞了。” 


持田剑介嗤笑一声道:“你身上一点钱都没有,还想去哪儿?我送你。” 



“真的很感谢学长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泽田纲吉放下香槟,向着门口匆忙走去,“我去的地方离这里不太远,我走过去就行了……” 



持田剑介见他话都没说完便着急往外走,不由心生疑惑。 


他的目光触及到刚才看见的魁梧男人,只见那男人跟在泽田纲吉身后走了出去,不一会,又有四五个个人先后离开了这里。 


这时的宴会才进行了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应该是不会这么快离开的,更何况……是这么多人。 


而且看他们也没有和新娘或新郎打招呼,偶尔一个两个也就算了,但倘若这么多人都匆忙离开的话,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持田剑介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说起来,泽田那个时候会躺在地上也很不对劲,他的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外伤,并不像是被打晕过去的。 


泽田他该不会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吧? 



持田剑介越想越觉得不放心,于是匆匆和新娘道了个别,也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TBC


其实吧lo主总觉得……就家教前期那个丑的一比的画风而言,持田学长长得真不算丑,你们说呢?还有他的声优是给骸配音的饭田哦,你们知道咩?_(:з」∠)_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