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持田纲/all纲]持田学长,请你自由的…… 01

顶啊~~\(≧▽≦)/~

袜猫: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持田纲,建立在all纲之上的持田纲!觉得这个cp很雷的立刻退出,但请不要做出攻击cp的行为!!切记!!


#原著向,轻松无虐╰(*°▽°*)╯


#小学生文笔,OOC突破天际


#纲吉我老婆苏苏苏苏苏


#为方便找文,添加Tag“持田学长请自由”




 


 



 


 


 


 


说起来持田剑介会再次看到那个人也是个意外。


 


 


 


 


那天是个星期五。他一如既往地来到公司上班,一进公司的大门,坐在前台那里不停化妆打扮的女同事便笑着递给他一张结婚请柬,说是刚才有人给他送过来的。


 


 


“送请柬过来的好像是新娘本人哦,看起来笑得超级甜蜜。”女同事掩嘴笑个不停,“她还说希望持田部长你一定要来参加,因为你是她的救命恩人……不过都什么年头了,居然还兴这种说法,哈哈。”


 


 


 


持田剑介接过请柬,随手翻了一下就放入公文包中,对女同事挥了挥手笑道:“谢了,我知道了。”


 


 


“啊啊,部长你要是真的感谢我,就给我加下薪吧!”


 


 


“请不要妄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谢谢。”


持田剑介故意严肃着神情正了正领结,不顾身后女同事的抗议声走进电梯,上楼,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坐在沙发椅上打开电脑,在等着电脑开机的过程中他再次打开请柬,上面新娘那陌生的名字让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是谁。


 


 


他一边无聊地将请柬阖上又打开,一边在回想着有关于这个新娘的事——


 


似乎是想起来了。这个新娘大概是他上初中时的学妹吧,只不过是有一次看见她被一帮不良少年围起来,顺手替她解围而已,说救命恩人什么的……似乎是太夸张了些。


 


 


这么说起来他们完全不是很熟嘛,真不知道那个学妹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工作的。


 


 


持田剑介理清了自己和新娘的关系,很欣慰地发现自己不需要包很多礼金,于是心情愉快地将视线移到时间与地点的那一栏上。


 


 


四月十六日,周日,上午九点。东京黄金酒店23层。


 


 


 


还真是大手笔啊。持田剑介吹了个口哨,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在他的记忆里,那个新娘的家庭虽然条件还算不错,但也绝对不是能支付得起黄金酒店这样的地方的。


 


 


算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后天还是要去就是了。持田剑介收起请柬,开始很认真地思考起了一个问题——那么,究竟是要包多少礼金才合适呢?


 


 


 


 


时间很快就到了星期日的早晨。


 


 


这天持田剑介换上了自己最昂贵的纯手工西装,又把皮鞋擦得锃亮。加上利落的黑色短发和俊朗的面容,整一副十足的社会精英模样。


 


 


一直都这么人模人样还真是没办法啊。


 


 


 


持田剑介甩着钥匙串从公寓里出来把车启动,一边反省着罪恶的自己居然又更加帅了——简直就是众多男性的公敌啊持田剑介。


 


 


他挂着痞里痞气的笑容将车开上了路,但很快就懊恼得大力砸着方向盘在心中咒骂不已——在东京的主干道上,无论何时,堵车总是东京住民们随处可见的风景。


 


 


当持田剑介再一次挤过了一个拥塞的路口,在那一刻,他毫不犹豫地打着方向盘转上了一条窄窄的马路。


 


他的GPS告诉他,沿着这条道走虽然要起码要多出十公里的路程,但却能剩下半个小时的时间。这计算也许看上去略不科学,但事实胜于常识。


 


 


其实早就该这么做了。他不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在转过了几个弯之后,马路越发狭窄,行人也很稀少,这让持田剑介总算松了口气,也能微微放松下来欣赏一下周围的景色了。


 


 


这条道路他基本上没有走过,不过仗着车里最新版的GPS他也能肆无忌惮一下。


 


 


——才怪啊混账!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路中央还会有路障!?


 


 


 


持田剑介猛一踩刹车,堪堪在路障前停了下来。他趴在方向盘上甩着冷汗呼出了一口冷气,瞪大了黑色的眼睛看着前面的路障。


 


 


与其说是路障,倒不如说,是个趴在地上的人更准确一些。持田剑介估计这人是被车给撞了,不然就不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妈的,差点就真碾上去了,不然到时候就算这人不是自己撞的,那他也要担上一个交通事故的罪名了。


 


 


持田剑介在心中狠狠地暗自骂了一声,开门下车打算查看一下,反正GPS告诉他这里有摄像头,他倒也不害怕这人会诬赖自己,反而如果就这样袖手旁观的话,以后或许会有麻烦也说不定。


 


 


 


“喂,你没事吧。”持田剑介蹲下来小心地碰了碰那人的后背,毕竟他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有没有伤到内脏,“需不需要叫救护车来?”


 


 


他耐心地等了一小会,那人忽然发出来一声含糊不清的低语:“……不了,谢谢……我不需要医生。”


 


 


 


那人摇摇晃晃地用胳膊撑起整个上身跪在地上,然后动作迟缓地翻过身来再坐回地上。他抓着棕色的发丝晃了晃头,又抬起脏兮兮的脸看向了持田剑介。


 


 


 


这是个年轻人的模样,长相很是柔和,尤其是他的一双棕色眼睛看起来比同龄人大了一些,带着无比清澈柔软的眼神,简直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一般纯净。


 


 


他带着有点尬尴的姿态对持田剑介笑了笑道:“抱歉……我可能麻烦到您了。”


 


 


 


持田剑介有些怔愣地点了点头。


 


 


这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突然,他指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惊讶不已地大喊道:


 


 


“你、你不就是考试既考不过三十分,体育也跃不过三级跳马,那个学习学习不行运动运动不行的废柴纲吗我说?!”


 


 


 


 


 



 


 


 


 


在与不怎么熟悉的故人再次见面时,毫不犹豫地喊出对方的外号,外加说出对方的一大堆弱点,老实说是一件令人很尴尬的事情。


 


 


 


饶是在知名公司就任商务部部长的持田剑介也不免如此——虽然平常谈生意就靠一张厚脸皮,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不怎么管用就是了。


 


 


 


他转着方向盘在路面上缓缓地行驶着,因为坐在车后的人并没有告诉他目的地。他把广播打开以缓和一下车内有点凝固的气氛,只是他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终于在路口等红灯时他扛不住了,就开口问道:“好久不见了,最近这几年过得还好吗?”


 


 


 


自上车后就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泽田纲吉闻言愣了愣,然后抬起头来,露出个还算真诚的微笑道:“嗯,就算还好。学长您呢?”


 


 


 


“唔,马马虎虎啦。”持田剑介心不在焉地回应着,同时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巴掌,唾弃着自己怎么问了一个蠢问题。


 


 


对方身上的西装有点脏了,可很明显能看出来是高级货,那衣料和裁剪甚至比他身上的这件还要好出不少。就算也许是为了一些特别场合买的,却也不是一般小白领能舍得的。


 


 


 


为了表明自己的智商还没有突破下限,持田剑介又道:“你刚才那是怎么了?出车祸了?真不需要我送你到医院?”


 


 


泽田纲吉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要紧的,刚才我就是……被几个小混混抢劫了。除了身上没钱了以外,剩下的都很好。”


 


 


“……我该称赞你有一颗开朗的心么。”持田剑介无奈地摇了摇头,等绿灯亮起时踩下了油门,“喂,要不要去报警啊,我看你挺惨的。”


 


 


 


泽田纲吉连忙摆手道:“不、不用了,只是一点点钱而已,而且我手机和证件一类的东西都没带在身上,所以不要紧的,还是算了吧。”


 


 


 


“我说你……”持田剑介听到他这句话,颇有点恨其不争的意味。


 


 


这小子过了这么多年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还是这么软得任人捏,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吭一声。


 


 


还有,就是这么个怯懦的小子,居然在一次剑道决斗中拔光了他的头发,让他丢脸丢得一塌糊涂,好长时间里在学校都抬不起头来。


 


 


啧,现在想想都还觉得丢脸。


 


 


 


……说起来他当初和这小子决斗的原因好像是为了一个女生吧?那女生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还是个大众偶像一类的人物来着。


 


 


持田剑介努力回想了半天,发现对那个女生的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他不禁有点郁闷,怎么连这个都记不清了?真是,亏他还能清楚地记住了这小子的名字,还一眼就认出这小子来了,果然还是因为当年被拔光了头发太怨念了吧。


 


 


 


持田剑介无力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内心滋味各种复杂。他握住方向盘呼出一口气,道:“那你现在也是打算去村上的婚礼的吧?我记得她和你是一个班的,既然她邀请我了,那想必也不会落下你才对。”


 


 


“啊?”泽田纲吉迷茫了一瞬间,而后点了点头支支吾吾地道,“是、是吧……不过我现在也没有把请柬带在身上……”


 


 


 


“就算有也会被一块抢了吧。”持田剑介很不客气地调侃道,“幸好你遇上了帅气的本大爷我,否则你就等着趴在那里到天黑吧。”


 


 


 


“是啊,还要多谢学长了。”泽田纲吉微微莞尔,笑容是说不出的温暖干净。


 


 


 


“……别这么客气。”被这么认真地道谢一番,持田剑介还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用力一踩油门,车速猛然增快起来,“快迟到了。那么请坐好了,泽田学弟,我可要加快速度了。”


 


 


“学、学长,太快了……”


 


 


TBC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