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留下的、离去的与成长的(BH6局部剧情解析+感想)

我也一直在想最后大白拔芯片的时间,也应该是小宏在扭头的时候拔的,但后来大白还和小宏说了好多话以及拥抱,我觉得……大白除了哥哥给的医疗芯片(就那个绿的),自己还有一个作为机器人拥有的芯片,里面是机器人的定律和基本的机器人的东西,算是真正的“大白”,但是无意识的,后来才培养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晕了,但不管怎样,暖男大白和小宏都回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害羞的滚脸ing……])

ida子:


留下的、离去的与成长的(BH6局部剧情解析+感想)




|Big Hero 6,剧情疑点相关个人理解


|与 云雀千羽 @杏花天影 (Lofter:杏花天影)共同交流完成的结果,在此感谢友人的启发、分析、梳理和提点


|弃权,原作及人物不属于我们;无CP倾向;剧透可能有




关于BH6里面,最动人的部分——在传送门的空间裂缝里,Baymax舍弃了自己的机体保护Hiro的离开,我们在被打动的同时,也存有一点小疑问:Baymax是何时取出的芯片?如果提前已经取出芯片,取出后为何能够继续交谈和发射等运作?


当然,作为一部迪士尼出品的全年龄向动画,我们当然可以视这为一个BUG——作为全剧最动人的感情引发部分,即使有BUG存在也是瑕不掩瑜的。但是今天在于 千羽 姑娘交流过后,我们认为,这更可能是迪士尼在编剧上埋的一条不明显的设定线,同时,这条线有坚固全剧情感和信念转变的暗线作用。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Hiro初次和Baymax在实验室相遇的时候,Tadashi给Baymax的定义:有了这个芯片他才是Baymax。(This chip is what makes Baymax.)






这次会面关于Baymax的芯片及程序,可以得到如下信息:



  1. Baymax的核心部分程序都在写着“TadashiHamada”的芯片里,可以说这个芯片是Baymax的全部;


  2. Baymax的程序设定是:一定要听到“满意服务”的答案,才能进入休眠。



此外,关于感情线:


注意下Hiro和Baymax在这次初次见面的结尾是这样的:Baymax在最后主动说“在你没对我的服务表示满意之前,我无法进入休眠”,而Hiro随即回答对他的服务表示满意,然后Baymax就按照程序去休眠了。


也就是说,在两人第一次在Tadashi的引导下会面的时候,Baymax主动告知Hiro自己的休眠条件,并且得到了满意服务的答案,进入了休眠。


第二个可能相关剧情点发生在机器人先生的青色战甲版本时代。Hiro第一次改造了Baymax,给了他萌萌哒青色装甲之外,就是一张新的芯片——红色的,写入了空手道资料的芯片;与此同时,他可能是出自于感情方面的影响,他只是放入了新的芯片,而没有将原有的替换掉


我们单纯来看下关于导入新的芯片时候,Hiro的表情所反映的:



  1. 一开始做了新的芯片后很高兴,然后打开了Baymax的芯片槽;


  2. 看到了Tadashi的芯片后愣了一下;



最后把芯片插到了第二个接口。




这段Hiro的表情变化非常明显:











Baymax的视野里,视窗中显示的优先级如果按照顺序排列的话,则表示:这张芯片的优先级是第二位,在医疗芯片之后。





而Baymax在后续的空手道动作练习之前,和动作展示中,表明的信息有:



  1. 他能读取新加载的空手道数据,并且能使用;


  2. 在开始练习空手道之前他还在重申:我并没觉得,空手道能使我成为更好的医疗伙伴。







这次跟芯片有关的剧情里面,我们可以根据以上镜头得到如下信息:



  1. Hiro很有可能是最开始想的是换掉Baymax的芯片,但是看到了写着哥哥名字的芯片后不忍心对哥哥遗留的心血有所抛弃,所以同时加载了两个芯片


  2. 这张芯片很可能在第一芯片还在的时候,可能并不作为存贮芯片使用,只读取其中的资料。


  3. 原有的Tadashi设定的医疗芯片,在加载后还是主要运作芯片(因为Baymax读取到空手道数据后,还是从医疗角度发出的疑问)。



但是把这三点联系起来看,我们发现,它还发出了些关于芯片剧情线路的隐藏信息提示:


首先,Hiro的表情说明他一开始就是想替换掉原有芯片,那么为了让Baymax在取下原有芯片后继续运作,而不是像在岛上那样一插上就暴走,那么红色的芯片本身就必然也拥有普通状态下的、完整的Baymax运作程序






第三次关于芯片的剧情,出现在无人岛:得知教授对哥哥事故的态度之后,愤怒的Hiro下达了毁灭命令,在遭到Baymax拒绝后,他拔出了原有的芯片随后第二张芯片中的毁灭模式得以执行。被队友们冒险将原有芯片重新接入,Baymax的暴走立刻停止




在毁灭程序的作用下,原本上一秒还在瞄准教授



被Honey接入芯片后状态立刻恢复正常,甚至没完成发射




剧情中芯片信息相关点如下:



  1. Hiro制造的芯片是能够操控Baymax有目的的行为的(造成破坏也是机器人为达到目的进行的行为)。


  2. 从被拔除芯片后,立刻切换模式执行追杀命令来看,Baymax的两个芯片一个运作的时候,另一个很可能处于待命或者待机状态,保证机体在一枚芯片异常时,会有另一芯片立刻接替下来继续运作。这可能是机体设计中的一种持续服务运行的保护程序




  1. 从早早接到了毁灭命令,却拔除原有芯片后才暴走,而再接入后立刻停止暴走,说明系统优先级中原有芯片还是处于更高支配地位的。



此外,在此简提一下科幻作品中常见的机器人三定律:1.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2.在不违反第一条前提下,机器人要服从人类命令;3.在不违反前两条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Baymax的原有芯片显然设定有机器人三定律,这些在片子里都属于比较明显的部分:对毁灭教授的命令拒绝执行;对Hiro随口说的“你去找找微型机器人想去哪好了”就真的去执行了;自己漏气的情况下尽可能检修(警察局里面给自己贴胶布)。


而机器人三定律是否为片中社会要求中机器人必须设置的,这在片中并没有具体交代。而Hiro写的新的芯片,第二、三条是否写入未知,但从毁灭模式对教授的杀意来看,一定没写第一条。


同时要注意到,暴走剧情结束后,这个事故的结尾:Hiro在Baymax的录像和朋友们的理解中重新振作,但是并没有取出两个芯片中的任何一个。


 


而在感情线剧情上,这段的处理也很特殊:Baymax毁灭程序被启动以后,整个追击教授,甚至同伴的暴走过程,几乎是全静音的(仅有背景音乐,人物的台词和场景中应有的爆炸等效果音音量极低,相比之下几乎听不见)。


而全电影之中主要静音处理的片段如下:



  1. Hiro孤身一人紧张的站在展示台上,情况陷入了尴尬;


  2. Tadashi冲入火场发生爆炸后,以及Tadashi的葬礼;


  3. 本段Baymax暴走后伙伴阻止;


  4. 传送门内Baymax启动推进器,送出Hiro和Abigail。



这些片段从人物感情和关系上,除了本段的3之外,其他三个在情感情况上明显有个共同点:都是Hiro在精神/肉体上在情节中处于一种正进入或处于“孤身一人”的状态。情节上则都可以概括为“正在失去/暂无某人在身边”的剧情。


所以结合处理手法,做出一个情节和感情线上的推测:是否这意味着当Baymax运用第二芯片暴走的时候,Hiro也在那瞬间暂时失去了原本的Baymax。








最后,我们来根据之前推测出的线索和信息,分析一下,看起来带着BUG的,在传送门内发生的情节。


首先,Hiro在他们遇险后,在Baymax被拉回,提出回送Hiro他们离开的方法前,Hiro有一个不长不短的回头看向入口方向的镜头。在这个镜头里面,他的脸完全是看不到Baymax做了什么的,之后转回头开始就是被Baymax提出了牺牲自己的方式,而且态度很坚决。


第二,Baymax在Hiro回头之后,手部在嵌入座舱尾部之前,一直没有镜头,只在嵌入过程中显示是一直是握拳


第三,在Hiro说了我不能也失去你的时候,Baymax处于救助了Hiro之后就绝无出去可能的情况下,却给出的回答非常是肯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可这种抽象的具有象征意味的表达,是不符合Baymax之前剧情中的行为风格:他之前对“陪伴”“在身边”等行为的理解都是很具象。比如看着哥哥的帽子叫名字,比如因为影像的存在而重复Tadashi一直都在。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会在你身边——Tasashi原设的芯片会一直在你身边”。


第四,看到最后很清楚,Baymax将原本的芯片和手部装甲一起留下了,而按照之前暴走剧情最后,并未有打开芯片槽的镜头来看,Baymax进入最后一战的时候当时应该是加装两枚芯片的。可另一张芯片最后并不在留下来的手部装甲中




Hiro先是回头看向出口




之后镜头直接转Baymax半身,提出逃生方案



接着是Hiro的半身镜头,表现反应



接着是手部装甲接入座舱推进器,直到这才在Hiro转头后再次有了手部镜头




根据这些信息,结合之前的推测,我们最终对结尾的芯片剧情的分析是这样的:


Hiro制作的芯片也具有操控机体的功能,并且因为无人岛暴走后卡槽无法打开,一直未取出。而之后两人在传送门内失去动力的时候,在Hiro拉过Baymax转头又去看出口的时间内,Baymax取下了自己的原有芯片。在Hiro转头后,Baymax对他提出了解决方法。在Hiro说出不能失去的时候,在明明就要失去的情况下,因为已经将芯片一并送出的准备做好,所以做出“会永在”的承诺。也就是说,Hiro转头之中开始,Baymax就已经判断了情况和营救方法,取出了原有芯片放在手里。而最终说服Hiro接受他的牺牲,道别,拥抱,接纳了“满意服务”答案,并最终掉落在空间夹缝的时候,Baymax是在使用Hiro设计的二号芯片


最终二号芯片和Baymax的机体一起留在了传送门的另一侧,原始芯片和手部装甲推着Hiro安全返程。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芯片放在手部装甲里面了,Baymax还能正常运作的问题:因为他还有Hiro做的二号芯片在运行。荒岛暴走段的剧情也显示两个芯片的程序转换衔接本身很流畅,所以Hiro在道别的时候并未意识到这个情况。


至于为什么Baymax会选择送出原有芯片,这个一方面或许可以从之前两个芯片的分级上来解释:原有芯片在之前剧情里显示都是优先执行的,而的原有芯片又写有机器人三定律,那么Baymax会在保护两名人类的同时,也执行“必须保护自己”的定律。所以我们可以据此猜测,Baymax在三定律的影响下,选择了舍弃自己的机体完成保护人类的同时,执行自我保护——把优先级更高,更重要的程序,既Tadashi原设的芯片,一并送出,以此保护自己。


且Baymax和Hiro初次相遇中,Tadashi的话得到了实现——Tadashi给Baymax的定义:有了这个芯片他才是Baymax(This chip is whatmakes Baymax.)Baymax他选择了把“自己”送出去,所以判定“自己会永远陪伴在Hiro身边”。因为对于Baymax来说,他这是在陈述——机器人不会说谎,更不会用温柔的语言来宽慰现实。事实如果按这个思路来猜测,Baymax可能写入过这样的定义本源的程序,那么解释芯片选择的问题,也可以说得通。


感情线剧情上,这一段也呼应了两人最初的见面:Baymax在即将永远说再见之前,用和最初一模一样的表情向Hiro询问是否满意服务的问题;而初次见面时候轻松回答的Hiro则流着泪做出了同样的回答。答案一模一样,结果和过程却完全相反——原本笑着的哭了,原本一成不变的做出近乎人类的安慰行为。


这是一个在感情线上画的很首位呼应的圆,很直接却又很巧妙。



初遇的时候笑着的人在离别的时候却哭了




初遇的时候对一切都以科学解释的机器人,在离别时做出像人类一样的安慰




在讨论到这段的时候,千羽感叹:如果情感和剧情线真是我们推测的这样,而并非脑补的话,迪士尼的编剧确实是挺出彩的。


我对此有疑惑:剧情线草蛇灰线这确实很精彩,但是感情线的最后,Hiro自己做的芯片执行到最后,掉入了空间裂缝,这算不算一种遗憾呢?


可后来沟通之下想想也许并非表面上的遗憾。首先,Tadashi在这个故事之中,无疑是人格完美的代表——善良,热忱,热爱家人,对科学执着,乐于助人。近乎所有的美德都能在他身上找到影子。而Baymax的芯片和服务于他人的设定,就是Tadashi身上那些美好的人格的提炼和延伸。同时芯片就是Baymax的核心,那么Baymax的原始芯片自身在感情线上的位置,是美好的,光明的,寄托着爱的综合体


而二号芯片的诞生,初衷就是Hiro想要那个神秘的人为Tadashi的死亡负责——这可以理解为一种仇恨情绪的变体,内心的伤害和恨意并没愈合化解,只是集中转嫁了。所以二号芯片在感情线上的象征,可以说是Hiro纠结的内心的一个具体代表物,它的诞生就是出自于复仇或者说恨意


而在此支配下,这枚芯片操控下的Baymax也做出了险些杀死教授,甚至伤害同伴的行为,这部分可以视作Hiro被愤怒、恶意、或者仇恨占据理智,最终亲手导致的结果。


在历经哥哥曾经话语的引导,朋友们的理解,Baymax的陪伴之后,Hiro纠结着的内心得到了成长——他学会了接纳仇恨的正确方式,同时开始明白救助他人和传递希望与爱的重要性。最终当他决定深入传送门内去救助的时候,Hiro已经完整的获得了Tadashi留下的一切,在经历了仇恨之后,在爱中获得了重生。


所以在最后,作为承载着Hiro的恨意诞生的二号芯片,与Hiro道别,救了Hiro,留在了传送门里面,而带着Tadashi的爱和保护的芯片一并穿越危机回归。从整个故事来说,二号芯片的结局,是个符合Hiro感情线变化的好结局:一度由恨意和阴暗支配的内心,终于在最后明白了正确看待这些方式,最终才能将自己也拯救出绝望。Hiro不会忘记二号芯片曾存在和带来的糟糕结果,二号芯片也已经永远掉在不知名的世界——憎恨和伤疤会被记住,但是不会在未来被重蹈。


那么在Hiro与使用二号芯片的Baymax做离别的时候,对方询问的“是否满意”还有意义吗?在我们的臆测里,这在主题线上应该是有的:Hiro用满意来回答的,剧情上的意义是让Baymax停止工作,情感线上则意味着是对过去的仇恨的道别。


 


而原始的Tadashi设计的芯片和Baymax——象征着爱,保护,光明等正面感情的代表——在经历过好的坏的,被否定被信任,舍弃和挽留之后,最终越过机体的存在,回到了Hiro身边。这在感情线上除了打动观众之外,也传递着:那些温暖的感情会与我们同在,真正的爱将会永存,超越身体的生和死。


 


 




至于Hiro,在全篇之中作为主线人物,无疑在内心立场和目标的转变上表达非常丰富和精彩。


在故事的一开始,在大学经历了新世界大门的开启之后与的对谈中,教授说:我的学生都将塑造未来。





关于Hiro的人物立场最大转变,出现在超级英雄小队结成,初次涉足无人岛的地方。因为在荒岛遭遇教授之前,Hiro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于为了自己的意愿——申请学校,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向往的机器人领域的精彩;或者是查神秘人,是因为要找出为哥哥死亡负责的人;或者是去组建小队,是为了能够有更多的人一起抓到他——这一切出发点都是自己


而在意识到哥哥一直努力的方向并非为了他本人,而是身边的其他人和自己之后,Hiro才真正开始走向为了他人而战这个方向的。这段和队友之间的冲突爆发,引发了他对自己努力方向的困惑浮现,而最后才能看清什么是自己的选择。以此为分水岭,他的目标和内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此之前则一直是走在利己为核心的状态下行事。


所以当他因为追击教授被阻止,且Baymax的芯片槽无法打开的时候,对Baymax发脾气到被展示Tadashi的影响的一段真的表现相当精彩。并没有在语言上讲述过多的大道理,而是用哥哥一次次锲而不舍和坚持的行为,让Hiro明白一直以来支持Tadashi的,和Tadashi想传递给他的,对生活的爱、在失败打击下的坚持、以及为了帮助更多的人的初心。Hiro从最开始的叛逆、到消沉,再到后期的振作,学会接受朋友的支持,到最后能够和Tadashi一样选择尽己所能的助人,这些成长都和Tadashi的影响不可分割。哥哥虽然到一半就退场了,但是他留下的光明和希望无疑在继续作用,通过Baymax,通过亲人和朋友,让Hiro最终发生了转变,没有走向更加偏颇的方向。


“为了什么而努力”,对象的不同,也是Hiro和Tadashi在一开始最大的差异——他只考虑到自己,而Tadashi全心全意的为了身边的人,特别是Hiro。所以兄弟之间感情深厚,但是却总有点小别扭和分歧,因为在“为了谁”这点上,Hiro在潜意识里可能最初是无法理解Tadashi的选择的。


而在故事的最后,Hiro没有成为教授的学生,却确实的开创了未来:不只是大学里更广阔的机器人世界——他选择去救助教授的女儿,选择为了这个城市及更多的人而努力的未来——他也开创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次新的人生:从为了自己转化为为了他人。除了感受到哥哥深厚的爱之外,他也终于理解了Tadashi的选择,并且选择成为那样的人。




结尾的结语,Hiro和他的朋友们正走在新的、为了他人而战的未来之路上


——而决定我们成为怎样的人的,从不是天生的才能。









正如Baymax所重复的“Tasashi is here”一样,哥哥确实贯穿全剧,一直都在影响着Hiro的每一步。很庆幸最终Hiro选择了这样的道路,不只是拯救了自己,也让哥哥能够在自己身上延续下去。


无论是留下来的Baymax,离去的Tadashi,还是成长的Hiro,都最终由“帮助他人”与“爱”所联系,让所有人不论在哪里,都真正的“一直在这里”。




-END-




完全非专业人士角度出发,可能专属名词和揣测完全不准确的一篇分析。仅仅作为我与友人作为两个迷妹和剧情党,关于此片的个人逻辑梳理,以及一些线索猜想和个人感言,如有不同理解和看法欢迎交流。:)

评论

热度(61)

  1. 默默的杨ida子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一直在想最后大白拔芯片的时间,也应该是小宏在扭头的时候拔的,但后来大白还和小宏说了好多话以及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