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all纲]你敢说你不喜欢他吗?你敢吗? 04

萌萌哒文……>3<

袜猫:

#all纲清水暧昧向,无副cp


#短篇合集,cp会在放短篇之前标注,共六个短篇


#纲吉我老婆苏苏苏苏(づ ̄ 3 ̄)づ


#小学生文笔,ooc突破天际


#为了方便找文,添加“你敢说你不喜欢他吗”的Tag(标题依旧很长,依旧不打全啦


 


 


 



>>扑克牌<<


白兰·杰索×泽田纲吉&入江正一×泽田纲吉&斯帕纳×泽田纲吉




01



泽田纲吉和白兰·杰索、入江正一、斯帕纳是从幼儿园一直高中的同班同学,以及同一所大学的同学。


请不要问他以他的智商,究竟是怎么和那三个天才一样考上那所国内顶尖的大学的,只能说,咳,校长Giotto和他有一些亲戚上的关系。


还是因为他和Giotto的亲戚关系,他还被「恰好」地分到了唯一的一间单人宿舍,而且这所宿舍还「恰好」有独立的浴室和卫生间等设备。


顺带一提,当他的同学们知道他「恰好」有这些待遇的时候,他的同学们就买了一块蛋糕,并「恰好」地糊了他一脸。



不过这并不妨碍泽田纲吉去别的宿舍串门。


某日,他去了白兰·杰索、入江正一和斯帕纳三人的宿舍打牌。

他们的宿舍是四人宿舍,而且宿舍的另外一人正好回家,所以他们特别愉快地决定:今晚把泽田纲吉留下来打一夜的牌,累了就睡在那张空床上,反正明天几个人谁都没有课。



一开始,泽田纲吉也是十分高兴的,因为他很久都没有玩过牌了。


不过当抽扑克牌随机分组以后,他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因为分组是入江正一和斯帕纳一组,他和白兰·杰索一组。



……以他的智商是不用提了,反正他只能当个牌架子,尽量不失误就行了;但关键的问题是,跟他一组白兰·杰索虽然也是个天才,可是他牌技却完全跟他的智商成反比。



也就是说……今天大概是要输惨了。
为什么自己还要一时兴起说要玩带钱的呢……神啊,求求你杀了他吧。



泽田纲吉捏着手中的扑克牌,抬头看了两边坐着的入江正一和斯帕纳,突然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这完全不是己方实力太弱,而是敌方牌技开挂开得、太他妈无耻了啊。




02


玩到了第二十多局,泽田纲吉毫无疑问地、几乎要把自己的钱全都输光了。


「嘛,真是的,纲吉君,我们又输了。」

白兰·杰索用手上剩下的几张牌展成扇面扇了起来,神态轻松,笑吟吟地道:「我的钱包都已经瘪了啊。」



……那你还能笑得出来!


泽田纲吉扯了扯嘴角,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像是白兰·杰索那样,笑起来毫无压力。

他压力大了去了。就算Giotto先生再怎么照顾他,也不可能给他很多钱让他挥霍啊,尤其是对品行要求很严格的Giotto先生知道他在干这种事情,一定会批评他的。



「那……不如这样吧?」入江正一推了推眼镜,道,「我们把钱换成一个要求好了。赢的对方命令输掉的对方做一件事,不过不能是太过分的。」



「我没有意见。」斯帕纳叼着棒棒糖含混不清地说道。


想守卫自己钱包最后一点钱的泽田纲吉,听完之后眼睛立刻亮了:「这个主意好。」



「我无所谓喽。」白兰摊开手笑着说道,紫色的倒皇冠印记微微舒展。


「那我们开始吧。」说着,入江正一洗起了牌。


 




03



第一局。毫无起色。



「啊,又输了。」白兰·杰索耸了耸肩,说道,「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泽田纲吉一脸菜色地看着入江正一和斯帕纳,心中希望他们不要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那好,那么就是白兰君一个星期不许吃甜食。」入江正一说道。



白兰·杰索赶紧护住身后一大袋的棉花糖,道:「小正,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吧?」


入江正一面色严肃:「这并不过分,因为这个要求是完全为了报复……不,完全为了你的健康着想的。」



「……好。」白兰·杰索沉默了片刻,微微笑起来,「我不吃甜食就是了。不过小正,你可要小心,因为下一局说不准就会是我赢了~」


「那看来我就没有小心的必要了。」入江正一言语犀利道,「你真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看来我就是向你提要求了。」斯帕纳看了看泽田纲吉,面色平静地道:「你亲我一下。」



泽田纲吉:「……啥?」


「斯帕纳!」入江正一大惊失色地喊了出来。




「嘭——」

正要把棉花糖交给入江正一的白兰·杰索把袋子给捏爆了。


「啊呀,真是抱歉。」他微笑着,将瘪瘪的袋子往地上一扔,「一不小心手滑就这样了。」


「……」



斯帕纳淡蓝的眼睛看向泽田纲吉:「因为想不到别的要求了。你觉得很过分么。」



「虽然感觉很别扭……但是好像没有很过分啊。」泽田纲吉抓了抓头发,侧过身去吻了吻斯帕纳的脸颊。


……只要别再输钱了就比什么都强啊。


「这样就行了吗?」泽田纲吉有点不自在地说着——还是感觉好奇怪啊。



「……」

斯帕纳眨了眨眼睛,一手捂住自己的侧脸,一手默默地从口袋中掏出棒棒糖含入嘴中:「没问题。就是大脑突然进入缺氧状态了,很奇怪。」



「能不缺氧吗。」入江正一小声地说着,径自去抽屉里翻胃药去了。


「呐,小正。」白兰·杰索开口道,「如果我下一局赢了,我能提出要求让斯帕纳自杀吗?」


入江正一无奈回头:「你觉得呢?拜托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白兰·杰索轻笑一声,拢起散落的扑克牌开始洗牌:「可是我真没有在开玩笑啊。」




04



第二局。情势逆转。


「诶……诶?」入江正一扔下最后一张牌,吃惊地说道,「这、这不可能吧?你们居然赢了啊?」


泽田纲吉也很是吃惊——这也能赢?这居然能赢?



「啊啊,没错。」白兰·杰索笑意盈盈地说着,「我宣布,我的要求就是这一星期我的甜品量加倍。」



「不可以。」入江正一摇头,「后面提出的要求不能抹除前面的要求。这是默认的规矩。」


「也好。」白兰·杰索说道,「那换一个好了,小正就在脸上写『我是笨蛋』吧。明天就可以洗掉了。」


「……好。」入江正一叹气,认命地去找笔了。



泽田纲吉满含期待地开口:「那……我想让斯帕纳把赢我的钱都还给我。」


「可以。」斯帕纳听了他的要求,不由微笑起来,毫无异议地把钱都还给了他。



「那好,我们进入下一局。」入江正一在脸上写完「我是笨蛋」这几个字,雄赳赳气昂昂地对着白兰说,「我一定要让你也在脸上写这几个字!」
        





05



第三局。


入江正一有些傻眼了。

这不可能吧?居然又是自己和斯帕纳输了?



白兰·杰索吹了声口哨,勾起唇角道:「抱歉了,小正,斯帕纳,还是我们提要求哦~」

泽田纲吉立刻喜极而泣:「我、我想让正一君也把钱还给我。」


「哈哈哈。」白兰·杰索再也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纲吉君,你真是太可爱了。」

泽田纲吉摸了摸鼻尖,红了脸:「很好笑吗……」



「喏,纲吉君,这是你的钱。」入江正一笑着把钱给了泽田纲吉,「顺利回本了。」


泽田纲吉红着脸把钱赶紧收了起来。



「至于斯帕纳——」白兰·杰索斜睨向斯帕纳,「你在脸上写『我是性冷感』好了。」


入江正一和泽田纲吉纷纷捂住了嘴,想笑又不敢笑。


斯帕纳拿过马克笔:「我无所谓。」


过了一会。


「不可以写意大利文哦,斯帕纳,别人会看不懂的。」白兰·杰索眯了眯眼睛。


斯帕纳冷静地道:「我拒绝,这是下一个要求。」


「啊……那也没关系。」白兰·杰索说道,「反正……机会还很多啊。」




06



第四局。第五局。最后一局。


总之入江正一和斯帕纳就再也没有赢过。



「……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

在被命令脱下除了内裤之外所有的衣服后,入江正一终于明白了:「以前你绝对都是故意装出来你牌技很差的,对不对,白兰·杰索!」



「啊,恭喜你发现了。」白兰·杰索十分愉快地笑着,「以前觉得赢牌很没劲,但今天我要连着之前的份一起赢回来~谁叫——」他的声音微微沉了下去,「我生气了呢。」



入江正一没好气地道:「说吧,最后一局了,你对我和斯帕纳有什么要求?」


——他这么说是因为泽田纲吉早就把要求的权利给了白兰·杰索了,毕竟泽田纲吉觉得自己想不出什么要求。

白兰·杰索开心一笑:「早就想好了~今天晚上,你们要去对面的宿舍睡觉,而且什么也不许带。」



入江正一再度傻眼:「……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和斯帕纳就这样光着,脸上带着这些字去别人的宿舍睡觉?!」


「没错。」白兰·杰索欢快地回答,「这次的要求只是『让你们出去睡觉』,所以并不能算是过分哟~」


泽田纲吉此时此刻在心中异常敬佩白兰·杰索。

原来这都是白兰君从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神啊,他真庆幸自己和他是一个组的……啊。



斯帕纳顶着脸上日文版的「我是性冷感」,默默地穿着内裤就出去了。


「啊,还是斯帕纳比较勇敢啊。」白兰·杰索摩挲着下颌对入江正一说道,「请出门吧,小正~」


「……我知道了。」
入江正一认命地吃了几片胃药,英勇就义般地走了出去。



07


不一会,泽田纲吉和白兰·杰索就听见了对面宿舍那惊天动地的狂笑声。


泽田纲吉知道,从明天开始,入江正一和斯帕纳大概要更有名了。




08



「啊啊,纲吉君,我们去睡觉吧~」

「也好,都已经三点多了。」

「呐,纲吉君,刚才我让你那么开心,你是不是可以稍微回报我一下?」

「……虽然没有问题,不过你想让我做什么?」

「和我在一张床上睡吧~」

「……诶?」





>>扑克牌·完<<

  lo主很喜欢斯帕纳×纲吉!!!有同好没!!!


评论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