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习惯·系列 5

~\(≧▽≦)/~

汐渊:

<习惯是群聚的前提>












看了看匣子,还有三封放在比较底层的信,并不像前几封信那样有署名。


 


 


 


“再睡,咬杀!!”


 


 


 


“啊!”


纲被吓得松开拿着信纸的手,身体马上后退,信纸轻轻地躺在桌上。


“恭....恭弥?”不会吧,恭弥写的?


 


呃..反应是不是有点过敏了吧..


我承认在并中时被咬杀的体会有点..好了..是很!深!刻!这可以了吗?


我弱小的心灵深深受创的说QAQ


 


嘛..


这信也不过是他写的,本尊又没有出现在我面前。


就算..真的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也用不着这样反应过敏..吧..


..应该..大概..可能..(显然是越想越没有底气)


 


基于这种想法,某只反应过分的“兔子”再次坐好,阅读让他过分惊慌的信件。


 


 


 


******************************************************


 


 


再睡,咬杀!!


 


我讨厌软弱的吃草动物,更讨厌弱小的草食动物在我眼前群聚。


早已归为草食动物的你,打从一开始就引不起我的注意,你看到我会尖叫的蠢样,看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纲:呜..恭弥你也不用再提醒我,我也知道那个时候真的很蠢好不好。呜..我弱小的心啊..||]


 


不知何时,你身边出现了一个很强的婴儿,也开始有很多奇怪而又强大的人群聚在你身边。你也变得很强,却有时又会变回软弱的草食动物。


不知何时,讨厌群聚的我,已经站在你身边,以我的方式----守护你。


你的死,我是知道的。也清楚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所以,我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注视着眼前----在这片让你暂时“长眠”的场所,所发生的一切。


直到....连狱寺凖人和山本武都不知何时离开。


 


我想....两个人不算是群聚,不然的话,这9年来不知咬杀你多少遍了。


幸好我知道你不是真的长眠,而是“受不了长期的工作压力”而稍作休息。


不然的话,我会觉得.... .... .... ....寂寞....


是啊,是寂寞啊。


没有你的云居*,冷清得让人生厌。


 


************************************


 


 


其实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第一次对永无止境的文海地狱忍无可忍,毅然翘班的时候,会逃到云居去。


自己应该没有被虐倾向的。


【笔者:会不会是潜意识的被虐倾向呢????】


唉....


稍微让眼睛休息一下,视线转到窗外的天空。


 


无论晴天、雨天;白昼、黑夜,


云,一直都与天空在一起。


虽然孤高,却一直陪伴着空。


 


但要是将这种关系套用在自己与恭弥的话,


那个....糟了我实在想象不出啦肿么办被咬杀的记忆太深刻导致和谐(?)相处神马的我真的想象不能啊QAQ


 


 


 


 


将信纸重新放进信封的时候,啊呢?这鸟爪印..


啊,云豆也来参一脚的节奏吗。


 


纲心里在笑,其实他一直很费解为什么恭弥会养云豆。


不止是云豆,连他的匣兵器云针鼠小卷都很可爱,尽管恭弥本人说看中的只是小卷的能力。


 


 


(*请原谅我的命名障碍症QAQ)

评论

热度(6)

  1. 默默的杨阿杞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