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all纲]作为好首领就是该关心下属的恋情! 07

阿纲,好自为之……我在心里为你点蜡……阿门~╮(╯▽╰)╭

袜猫:

#all纲清水暧昧向


#小学生文笔,OOC突破神级水准


#纲吉我老婆苏苏苏苏苏


#全程轻松无虐╰(*°▽°*)╯


#为方便找文添加Tag“作为好首领”(标题太长就不打全啦






>>中场休息·关于瓦里安·老人家的忧心(下) 





玛蒙跟在斯库瓦罗身后上到了最顶层的一楼上。 


不同于其他楼层,瓦里安总部的顶层向来只住着一人——瓦里安的首领。而且只要首领还未被确认死亡,那么这一层就不会给下一任的首领候选人住。这是这个暗杀部队从未改变过的传统。 


而现在,这一层的主人自然就是现任的暗杀部队首领Xanxus。 





“轰——” 


他们才刚刚踏上最后一级楼梯,一道带着热浪的火焰便从他们身边擦过,直冲着楼下飞了过去,随后狠狠撞击在了墙壁上。 


感觉到脚下地面的一阵晃动,玛蒙面无表情地摁住了自己随着热浪而翻飞的斗篷,继续随着斯库瓦罗往前走。 


身为经过Boss数年摧残折磨的干部,倘若他就这样被吓住了,那么他早就不知道死在某次Boss的怒火之下了。 




“喂——你住手啊,混蛋Boss!!” 

再一次躲过迎面而来的大空火焰,斯库瓦罗终于无法再忍耐Xanxus的行径,直接暴躁地大喊道:“总部都快被你毁了!” 




玛蒙则还是继续保持着缄默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把那几个部员的存款拿到手,他现在早就走人了,哪里还用得着冒着这种随时会被做掉的危险啊。 


有斯库瓦罗在,谁还会没事乐意去挨Boss的揍?脑子进水了么。 

……嗯,或许还会有泽田纲吉,不过那也只限于他有非做不可的事情的时候。 




玛蒙忽然想起来那个平日一见Xanxus就会面色惨白的年轻首领,心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看起来脾气温和到就跟没有脾气一样的人,有时候竟然会有那么强烈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勇气,以至于居然敢跟Boss叫板? 



——不,说是“叫板”也不太合适,但当他们意见产生分歧之时,泽田纲吉与Boss之间的状态,确实可以称得上是针锋相对没错了。 


虽然最后往往都是Boss妥协了,但是泽田纲吉也会被Boss揍一顿以作为代价。 



话虽如此,但是他也能看出来,Boss对泽田纲吉已经相当手下留情,不然泽田纲吉也绝不可能只是鼻青脸肿而已,要知道凭借Boss的力量,只是随便一击也能让那个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就好比现在。 



玛蒙跨过那些只能趴在地上哭爹喊娘的部员,终于走到了Xanxus的主卧室前面。 



他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的暗杀部队首领,因为这间房间的外墙和大门早已经连灰都不剩,简直可喜可贺极了。 



Xanxus翘起腿环着胳膊,俊美的面容上全无表情,既不见愤怒也不见嘲讽,只是安静地坐在座椅上。而贝斯塔则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脚边,时不时地甩着长而细的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地面。 



什么叫做物似主人型啊,这大概就是吧。 
玛蒙如此想着。 




“喂,混蛋Boss!你看看你都把这里毁成什么样子了!” 

斯库瓦罗首先按捺不住地大喊:“不就是没有神户牛肉么!你换一种不行吗?!” 




Boss这个人的体质,大概天生就和“整齐且完整的房间”相互冲突吧。 


玛蒙环顾一圈屋内全部被毁的家具,无声地张了张嘴——除了睡觉以外,所到之处必然都会被毁掉。这是无所谓,但是总要先把信用卡拿出来保存好吧。 




“哼,大垃圾。”Xanxus根本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你太吵了。总而言之,如果你们拿不出来我想要的,那就全都去死吧。” 


贝斯塔也瞬间张开眼睛,似是在威慑一般地看着斯库瓦罗。 




不过玛蒙其实觉得贝斯塔还是不要张开眼睛来得比较好,因为它的眼睛滚圆滚圆的,睁开就一点也不吓人了,顶多就只能被划入“凶一点的萌宠”的范畴。 



而且看现在的这种阵势,这是主人和萌宠在一起跟别人要肉吃吗? 





“你才该去死!”斯库瓦罗第无数次喊出类似要造反的话,但结果哪次也没能如愿,“你这种人真的是一个合格的Boss吗?!泽田纲吉那个小鬼要比你好多——” 





“咣!” 

玛蒙微微侧头,不去看斯库瓦罗被Xanxus按进地板里的惨样。 



贝斯塔也懒懒散散地站起来,甩着尾巴走到嵌进地板里的斯库瓦罗面前,挥着自己的前爪再在斯库瓦罗的头上摁了几个威风凛凛的爪印。 




这就是说实话的人的下场。 

……等等,他似乎也有了不正确的想法。还是赶紧抹除掉比较好,不然哪天喊出来就糟糕了。 




“大垃圾,管好你自己的嘴。”Xanxus用脚在斯库瓦罗身上猛踩几脚,然后又是一踹,“起来,去给我弄神户牛肉。” 



斯库瓦罗满头是血地爬了起来,眼神凶狠地瞪向Xanxus:“都说了没有了你是听不——” 


还未等他说完,Xanxus便又一脚把他踩回去了。 



贝斯塔舔了舔爪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斯库瓦罗,玛蒙总觉得他在它的身上看出了“鄙夷”与“炫耀”这两种情绪。 


多么神奇的生物——或者说,武器? 




“玛蒙。”Xanxus鲜红如血的眼睛看向了他。 



“是……是,Boss。您有何吩咐?” 

玛蒙不由后退了两步,心下有些后悔——他为什么要为了那些部员的存款踏进Boss的卧室呢?明明不要才是正确的抉择不是吗? 




因为想一想也知道那些部员根本就不可能有多少钱啊,这笔交易实在太划不来了。 





就在玛蒙想要赶紧逃走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个不怕死的部员冲上来了。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半跪在地上,喘息着低头道:“失、失礼了,Boss和玛蒙大人。彭格列总部刚才传来召集令,命令玛蒙大人现在立刻前往总部。” 




……得救了。因为这种召集令,即使是Boss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玛蒙看了一眼Xanxus,问道:“Boss,那么现在?” 



“泽田那个大垃圾发了强制召集令?”Xanxus面无喜怒地道。 



玛蒙这才想起来对方还不知道这件事,因为没人敢告诉对方:“……是。他是分别召集瓦里安的A级干部的。贝尔已经被他召集过了,现在是我。至于斯库瓦罗和弗兰,他们因为之前已经去过了。列维和路斯利亚则因为在外面执行任务而没有被召集。” 




“哼,有意思。”Xanxus冷冷地勾起了唇角,血色的双眼闪着如同凝实的光芒,“下一个,他难道要召集我?” 



玛蒙没敢应声回答。 




“你去,玛蒙。”Xanxus很快转身走向楼梯,黑色的大衣亦同样划出一个弧线,“我倒要看看这个垃圾想要干什么。” 




……是,他会去的,但是Boss,您为什么也要下楼呢? 



玛蒙被从他身边蹭过去的贝斯塔弄得一个踉跄,随即也磕磕绊绊地跟了上去。 


但愿……不要是他想的那样就好了。 








>>第七部分·关于Xanxus的场合(上) 





首领办公室内,泽田纲吉十分平心静气地等着玛蒙的到来。 


在他看来,玛蒙虽然和Reborn一样都是彩虹之子,最强的七人,但是论性格来说玛蒙比Reborn要单纯多了,而且脾气也不能算很差,所以这次的调查应该很容易做才对。 




这个时候,巴吉尔在敲过门后走了进来。 


泽田纲吉往门口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然后愣了愣:“巴吉尔君……你,你这是干什么?” 



只见巴吉尔推着一个餐车走了进来。餐车上摆着的除了惯例的红茶以外,竟然还有红酒和玻璃杯,甚至还有一大块鲜肉。 



“我想殿下一会会用到这些东西的。”柔顺的茶色发丝顺着巴吉尔的脸颊滑了下来,显得他的侧脸异常好看,“因为Xanxus马上也要到了。” 




“Xan……” 
泽田纲吉卡壳了。 


过了几秒钟—— 



“啊啊啊啊Xanxus要来了啊啊啊!——巴吉尔君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替我和玛蒙还有Xanxus说声对不起!” 




巴吉尔目含同情地看着连滚带爬往外逃的泽田纲吉:“……殿下,我想您大概来不及出去了。” 


巴吉尔话音刚落,泽田纲吉便听见楼道里传来了一声宏亮的兽吼声。他的脸顿时唰一下就白了——这分明是贝斯塔的叫声啊! 



他已然搭上门把的手立刻像被烫了一般地缩回去,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 


……现在从跳窗逃跑还来得及吗…… 




在下一刻,办公室的大门被“咚”一下撞开了。门外的就是贝斯塔。 



贝斯塔迈着倨傲的步子,如同国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高昂着头踏进了办公室里面。它圆圆的眼睛骨碌碌一转,脑袋也向着泽田纲吉的方向偏了过去。 




泽田纲吉不由胆战心惊地往后面连连退了好几步,因为每次贝斯塔见到他,它都会—— 



下一秒,泽田纲吉的世界天旋地转。他身体重重一落,整个人便被贝斯塔扑到了,不过所幸他离沙发近,于是他的身体就陷进了沙发里。 


……好重…… 
被贝斯塔整个压住的泽田纲吉只觉得自己快呼吸不了了。 



贝斯塔得意洋洋地用爪子轻拍泽田纲吉的脸颊,喉咙里发出了模糊的咕噜声,似乎是在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因为主人曾经输给过自己,所以它就替主人反赢回来吗……哈哈哈还真让人高兴不起来啊。 
泽田纲吉无奈想到。 




“贝斯塔,下来,离他远一点。” 
一道低沉而喑哑的男声让泽田纲吉瞬间僵住了。 




贝斯塔甩了甩尾巴,磨磨蹭蹭地从泽田纲吉身上移开,轻巧地跳到了地面上,跟着巴吉尔去吃肉去了。 



“Xan……Xan……”泽田纲吉动也不敢动地躺在沙发上,如同等待死神一般听着那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Xanxus……” 



Xanxus走到沙发前,低头看着倒在沙发上并且衣衫不整的泽田纲吉,挑唇出声讽道:“在做什么?等着我把你这个垃圾扶起来吗?” 




“没没没没没有这个意思!” 

泽田纲吉嗖一下如同弹簧一样蹦了起来。他哆哆嗦嗦地对Xanxus说道:“您请、请坐!” 




Xanxus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这时办公室又有两个瓦里安的部员走了进来,他们行礼过后,就把Xanxus平常惯用的座椅搬进屋内,随后又很快退了出去。 



一时之间,屋内只剩下落地钟嘀嗒摇摆的声音。 



泽田纲吉手脚冰凉地站在原地,根本动也不敢动一下,因为他生怕Xanxus一不小心瞧他不顺眼,就揪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撞。 


……虽然,他至今还没有这样被对待过,但是就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抡墙,所以才会觉得忐忑啊! 


玛蒙呢?玛蒙去哪里了?!为什么他没有来,但却是Xanxus来了呢?! 




Xanxus坐在自己的座椅上翘起腿,一手撑着下颌,一手指了指巴吉尔推来的餐车:“酒。”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泽田纲吉自然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他立刻疾步走到餐车边为Xanxus倒了一杯红酒——在这个过程中,他差点因为手抖把红酒给倒洒了——然后再如同进贡一般将酒杯送给Xanxus。 




将酒给了对方以后,泽田纲吉就退到一边去,胆战心惊地低下头不敢看Xanxus,即使对方只是在懒洋洋地晃着酒杯也一样。 



他心里觉得很紧张,所以他不敢张口说话。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个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Xanxus悠闲地坐在座椅上品着红酒,而泽田纲吉只能可怜巴巴地站着。 


他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他现在被外界誉为彭格列的新一世,也就是说他被人看作为和初代同样伟大的人物。虽然他不知道这里的水分究竟有多少,但是他可是实打实地觉得Xanxus和二世很像,所以…… 


难道当年的初代也对二世如此卑躬屈膝吗?不,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因此这果然只能说明他这个十代首领根本就是当得太憋屈了…… 


还像初代呢,初代要是像他这幅废柴模样,恐怕当年还没等隐居到日本就已经被二世或是D·斯佩多杀掉了。 




“喂,泽田大垃圾。”Xanxus罕见地大发善心率先说话了。 


“是的!”泽田纲吉打了个激灵,张皇应声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Xanxus双眼透过细碎的黑发直看向他:“你颁布了强制召集令。为什么?” 



“……” 
泽田纲吉瞬间没法再蹦出一个字了。 






TBC


身为lof纯(小)新(白),居然今天才知道lof还有“定时发布”这个功能…………然后试用了一下,结果弄成保存草稿没有发布出来……啊,果然是个小白_(:з」∠)_

评论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