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超能陆战队]博弈游戏01【ABO设定警告】

有感……~\(≧▽≦)/~(被hamada兄弟帅到鼻血狂流ing……)

九姑娘:

【点文】 送给熊吉利




博弈游戏   tadashi x hiro

医生tadashi   alaphe 24

赛车手hiro   omega 20




【一定要读的前言!】

写强势hiro已经上瘾完全停不下来。




马斯洛将人的需要分为几个层次:从生理的需要(阳光,空气,水,饮食,求偶),安全的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到最高层次的自我实现的需要。

omega或许在生理上弱势,精神上却不能卑微,有独立的人格,如果他们想,就应该有正常工作、学习、社交、参政的权利,他们应该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实现自我价值和抱负,而不仅仅是沦为生育工具。(以生儿育女为抱负者当然也值得尊重)




这个故事看名字就知道是博弈与对抗。我们生而为人,拥有理智和意志,就不应完全受制于本能。尽管满足本能带来无上的快乐,但是人格中的超我还是会监督本我,促使我们成为更好的人。这是这个故事所要表达的核心思想和一切矛盾冲突的基础。按我的黄暴本性,当然会有肉,但前提是要有爱。

希望姑娘们食用愉快。




博弈游戏 01




跑到第三个弯道时hiro就知道大事不妙。高温高压的车厢里他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像身体里燃起一团火,让他越发焦躁。

眼下是一级方程式比赛旧京山站的排位赛,决定周日下午正式比赛的前后车位的关键时刻,hiro的单圈最快速度排名第五,随时有被淘汰的危险。出门时他就隐约感觉今天状态不好,没想到是该死的发情期。




也许是抑制剂失效,或者是比赛前太过紧张忘记吃药——他无暇分神去想,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在最后一圈赶超前一个对手。他必须提速。




咬牙将油门踩到底,hiro换挡到最大,决意破釜沉舟。车速到达极限,几乎将风都抛在后面。颈椎上的压力突然加大,引擎轰鸣穿透头盔直达鼓膜,一瞬间血液里奔腾的肾上腺素遍布全身,引爆全部感官,带来无与伦比的自由和快乐。




那一刻他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成为一个赛车手。




可是在发情期强行进行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比赛绝不是什么好主意。hiro在极度兴奋中错过了刹车点,直接冲出赛道,撞上了轮胎护墙。好在有头盔和气囊,他没有当场毙命。在剧烈的颠簸和震动过后,他昏迷在车里。




hiro是在旧京山综合医院醒来的。自从16岁参加F3000比赛成为一名职业赛车手开始,他就是这里的常客。医院给他们车队预留出一间单独的VIP病房供受伤队员入住修养。现在豪华的病房里空荡荡的,只有心电监护仪发出单调的记录声音。




他搞砸了排位赛。没有机会参加旧京山站的比赛了。

鉴于他是历史上首位成为赛车手的男性omega,舆论肯定又要大惊小怪拿他的属性做文章,关于他多么令其他alaphe车手分心,他多么弱小,他们会同仇敌忾,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最终逼迫他放弃比赛,回家“嫁人”成为一名合格的omega:被阿尔法操到死去活来,生儿育女,陷入琐碎的家事里永无宁日。




不!绝不!那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尝试起身,除了头疼他发现自己这次伤得并不重。大概要归功于他自己设计的头盔和气囊。hiro咬牙切齿地扯掉连在手臂上的输液针头,把心电监护的磁片也一并扔在地上。他要去找车队经理,争取参加下一站东京的比赛。




心电监护仪警报启动,发出刺耳的嘀嘀声,hiro头痛欲裂,没走出病房就被闻讯赶来的医生拦住。

一个不折不扣的男性alaphe的味道。




“嘿,你要去哪?”




hiro心下烦躁,又被一直以来竭力对抗的属性的家伙拦住去路,顿时怒不可遏,抬头大吼:“滚开!我想去哪去哪!你——”




愤怒的目光对上一双冷静温和的眼眸,他像被按了暂停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对方比他高大得多,还是个极为英俊的alaphe,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眼神却不是藐视,那种无声的指责和无奈让hiro无法继续发火,毕竟想要逃跑的人是他,于是只能半推半就回到自己的病床,活像个打蔫的茄子。




男医生见他乖乖回到病床,好像被逗乐般展开笑容,只是嘴角一个小小的弧度,就为那张完美的侧脸镀上温柔的光芒,让人不忍心移开目光。




“Hiro Hamada, 男性20岁,omega。抑制剂失效,在比赛现场发生意外被收治入院……”

alaphe医生翻开手中的病历,有意念给hiro听,“CT结果显示脑震荡合并脑挫裂伤,建议住院观察两星期。加服强效抑制剂三次。”




hiro仔细听着,想从对方话语里捕获些许情绪,但是对方只是尽职尽责帮他重新戴好心电监护,调整输液仪,末了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




“老天,你真是够辣的。”

“一个omgea赛车手……全旧京山都为你疯狂了知道吗?”




他忍俊不禁的表情让hiro心里发毛,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很荣幸成为你的主治医生,我是tadashi。”




tadashi指指胸前的牌照,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又补充了一句:“理论上alaphe医生不能在无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与omega患者独处,但是你这么独特,应该不必担心。况且我有专业素质。”




独特。




hiro听见对方对他的评价。心里五味陈杂。他低头喃喃自语:

“人们一般不这么说……”

“我不是'人们',”男医生笑着回答,“记住,我是tadashi。今天起是你的主治医生。”




tbc




喜欢吗?请告诉我!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