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超能陆战队]今日清明/中【点文】

好甜的玻璃渣……不过我喜欢……〒_〒

九姑娘:

送给【红叶】

这篇不是玻璃渣,并不是为了虐心而写。可以放心食用。




今日清明 中




06

除了旅行,tadashi也跟hiro去过别的地方。




hiro大学四年的每一堂课,他都会坐在最后一排,发现弟弟有走神的倾向就一记眼刀甩过去,想要逃课就像背后灵一样念叨他直到对方投降。

这使某个声称“不听别人讲已经知道的东西”的天才竟奇迹般的保持了零旷课的记录。




但对于tadashi来说,旧地重游的感觉,很微妙。




坐在熟悉的教室,听着熟悉的老师讲熟悉的课,嚼过的笑料再拿出来就未免无聊,曾经一起做实验的伙伴们要么做了助教留校,要么忙着新课题、考博、出国,一团糟。然而不论经历些什么,他们身上都充满旺盛的生命力,那种代表无限可能和未来的光彩,是生者才有的希冀。




时间的战车碾压过境,所到之处皆是面目全非。




唯有他自己一成不变。宛如永恒沉默的苍穹。




07

凌晨四点半他们到达山脚下预订的旅馆,却被告知供暖系统瘫痪。不得已打起精神再找别处落脚。tadashi自己是无所谓,但是hiro需要热水澡,牛奶和充足的睡眠——不论是十四岁还是十八岁。

原本没有报太大希望,结局却出人意料地好——温泉旅馆,离山脚有一段路稍显得偏僻,但是闹中取静,实在是没有比这儿更好的选择。




“啊——活过来了……”

hiro把自己整个泡在滚烫的泉水里,没过多久就红得像熟透的虾子。男孩眯起眼睛,十分享受当下的状态。甚至还要了一瓶清酒。他成年了,所以兄长没有反对。




“别睡着了哦。到时候还得我背你回去。”

tadashi盘腿坐在池边,兴致并不高。




泉水的温暖和舒适,清酒的香醇和凛冽,都与他无关。




他或许能翻动书页,挥动画笔,但是永远也感受不到他们的质地与重量。世界与他全然分离,紧靠弟弟维系薄如蝉翼的联系。




莫名的情绪在血管里横冲直撞,他起身离开。




08

正好赶上日出。

他站在庭院里感受到身体被风贯穿,夜露未消的清晨,寒意依旧浓郁。




太阳东升西落,花开花谢,霜露雨雪,四季更迭。全部有条不紊,循序渐进,符合自然规律。




而违反自然规律的自己,失去了接纳幸福的实体,是不是再也没有联通未来的能力。




白昼如期而至。

该回去了。hiro可能会担心。




09

相传景留山的樱花曾经无比美丽,一位诗人在入朝为官的途中经过此地,如痴如醉不肯离去。抛弃官职和俸禄,隐居于山间。故后世命名此山为景留。




“那是什么?”

“旅游手册的介绍……”

少年摇摇头一副不可置信,“tadashi你居然相信神话传说……”

后者只是笑笑,辩解的字句消逝在温和的笑容里。登山的过程并不轻松,他不打算跟hiro斗嘴消耗体力。毕竟当下累得气喘吁吁的人不是自己。




“没准,我也会爱上这里的景色而不肯走呢。”

过了好久,他没头没脑地加上一句。




男孩可能没听见,一心一意走在羊肠小道前面。




这让tadashi稍稍松了口气。然后下一秒捕捉到男孩小声的嘀咕——




“那我也留在这儿。陪你。”




tbc









评论

热度(39)

  1. 默默的杨此用户已注销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的玻璃渣……不过我喜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