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超能陆战队]今日清明/上【点文】

本以为是个哥弟甜文,结果……吃了一嘴玻璃渣,好疼啊……T^TT^TT^T

九姑娘:

今日清明/上

送给【红叶】,你说可以自由发挥,我就很快有了灵感。




日式清水风。可以看做亲情向。

hiro年龄操作。

兄弟/弟兄无差别。

无虐心警告,但结局未知。




01

滨田家兄弟俩决定出发去登山。四月份正是景留山赏樱的最佳时节。

只不过离家稍远,最近的路线也要走两天,先做火车,然后步行。




就当是课题完成的奖励嘛!登山,露营,看日出——哇哦!




这么说着,年轻的科学家在转椅上夸张地伸了个懒腰,露出万分期待的神情。




向来疼爱他的兄长自然不会拒绝。那孩子专心科研,整天泡在实验室足不出户,再不接受光照就要患上维生素D缺乏症了。




出去走走也好。




他的面容被少年的活力感染,五官都带上温和的笑意。保持着身体倾斜倚在床头的姿势,tadashi指了指面前的旅游杂志。




“喏,这次你自己策划吧。都这么大的人了——”




闻言,少年一个转身,饿虎扑食纵身跳到床沿。弹簧不堪重压发出几声抗议,惊起一片沉寂的灰尘。




他看着兄长的眼睛,想从里面读出些玩笑的成分,但是对方一反常态地认真。

“说话算数?我自己安排?你不插手——”

“嗯。你长大了。”他淡淡垂下眼。




“我得证明自己不是控制狂,弟控。或者其他什么糟糕的玩意儿。”

tadashi换上轻松的语调,仿佛上一秒的庄重严肃只是错觉。

“呃,但你确实是。”




hiro带着极大的热情回到自己的电脑面前继续工作。第一次获得兄长完全的管辖赦免比小熊软糖还甜。但他知道他不会完全不管。




尘埃浮动,安详的晨光笼罩一派温馨。




其实hiro有这样的反应也不足为奇,他的兄长,年长四岁的tadashi照顾他已经十几年,事事亲力亲为。就算上个月他刚庆祝18岁生日,在他哥哥眼里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鬼。尽管他已经从大学毕业,拥有自己的实验室,卖发明的钱足够他专心研究自己热爱的领域。人们提起他不再是“天才”或“书呆子”,而是“科学家”—— 一个更鲜明,沉着,又饱含无限敬意的称呼。

这一步他走了四年。




四年的时间,从十四岁到十八岁,横跨少年的整个青春期。生长激素做了催化剂,曾经无数次踮脚也够不着的肩头,现在几乎平齐。他的面容轮廓逐渐清晰可辨,褪去幼时的青涩,棱角分明,越发像当年的兄长。




岁月反而对tadashi网开一面。他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自从四年前的火灾后,除了面色稍显白皙,他还是那个可靠的兄长,既照顾弟弟的生活又充当朋友,像太阳一样不自觉散发着温暖人心的力量。




hiro从键盘上抬起头,眼角的余光偷瞄兄长。不出意外,后者正趴在一堆旅行指南和地图中间,照着指南上的说明把目的地一一标记。坐火车的部分用黑色马克笔,步行的路段用红色马克笔。不放心少年仓促的旅行计划,思考怎么能减少换乘次数,tadashi无意识地咬住笔帽。阳光落在他身上,像一个朦胧的光环,模糊了身形与周边的界限。




仿佛被击中,内心一下子柔软下来。




只要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奖励。




02

事实证明即使做了充足的准备,旅行还是充满不可预料的状况。

首先就是天气。




“我再也不相信天气预报了!”

hiro抱着手在售票处排队,不停变换姿势试图把自己的表面积缩小,好像这样就能减少体温丢失似的——结果只是徒劳。

tadashi看着他的样子只想笑,没忍住伸手揉乱他头顶的一撮短发。

“是谁决定只穿短袖的?感激我吧,要不然你身上不会还有一件帽衫。”

hiro自知理亏,没有反驳兄长的嘲弄。只是摆出一副好好好我知道的模样。斑驳的树影落在他身上,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被冲淡。




咋暖还寒的季节,又赶上降温,本来就偏僻的车站更是无人问津。售票的大爷蓄着一缕白花花的胡子,老花镜后面眼睛闪闪发光。




“两张新田。谢谢!”

递过票,老人善意地问道:“这么冷的天出门,是去看望女朋友吗?”

“不,是跟哥哥去玩!”

“啧啧啧,关系真好…啊,旅途顺利!…”




“谢——谢——”

男孩拉长的尾音和他孤单的背影一起消失在拐角。




03

相框大小的窗外,景色缓缓后退。车轮撞击铁轨的节奏让人昏昏欲睡。

暮色从远山聚拢过来,一点点吞噬白昼最后的领地。

hiro盯着窗外看得出神,仿佛有万千思绪流星般划过脑海,他试图抓住一星半点,可是黑暗骤然降临,只能眼睁睁看着星辰陨落,碎裂迸溅成火花。




“hiro?”

兄长的声音猛地插进来,中断了思绪。紧接着是对方的手,轻柔地覆上了额头。

肌肤相贴的片刻,有眷恋的温度透过指尖传递。

“看你脸色不好……好像没有发烧啊。”

他回过头对兄长笑笑,却没有拨开那只手。




对面座位里的女孩低头红着脸绞紧手指,纠结于粉红的少女情怀。她不明白为何对面的男孩一直笑得那么迷人,就好像——

他身旁坐着的是什么人,而不是行李袋。




04

新田是景山脚下的小站。到站的时候正是凌晨四点,列车长挨个唤醒下车的乘客(都睡眼惺忪),走到hiro面前又额外嘱托:

“小伙子,一个人出门要小心哦。”

他回以善意的微笑。没有纠正对方显而易见的错误。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tadashi的存在。




准确来说,到目前为止,tadashi的存在,只有hiro一个人能感知到。而他原本应该在四年前那场大火中灰飞烟灭。




05

“大概是放心不下笨蛋弟弟。”

说这话时tadashi刚刚适应那副灵体,试图集中精神用手翻动一页书。他已经失败了好多次,书页总是能轻而易举穿透他的身体,像穿透空无一物的空气。但是他渐渐掌握了些窍门,有信心在天黑之前将书翻过目录页。




他叹了口气,“所以,亲爱的天才,你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吗?”他从客厅飘过来,没错,穿透墙壁,直接降落在hiro面前。吓得男孩呛了一大口睡前牛奶。




“咳、咳……我只是……需要时间……”




兄长的手掌恰到好处拍在后背,带来熟悉的体温。只有他能感受到那只手细不可察的颤抖。




tadashi回来了。

带着无比强烈的思念,执着地游荡在人间,最终回到他身边。

以一缕孤魂的形式。




男孩坐在餐桌旁边,愣愣盯着喝到一半的牛奶,抑制不住泪流满面。




tbc



评论

热度(39)

  1. 默默的杨此用户已注销 转载了此文字
    本以为是个哥弟甜文,结果……吃了一嘴玻璃渣,好疼啊……T^TT^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