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杨

安安静静一个人,读书,品茶,快哉……

【BH6】博物馆里的我

作为白宏党的我品味出了[虐]的味道……T^TT^TT^T

荒川川:

大白视角短篇


————————————————


“Hello!I am Baymax,Your personal healthcare companion.(●–●)”Tadashi对我的开机台词改动过很多遍,最终确定了这一句,当第一次对Hiro说出这句话时,我就知道了我存在的意义。


我是Tadashi对Hiro的爱,又大又白又软,走不快,但一直都在。


成为两个小主人爱的纽带,让我觉得充满我身体的不是气体全是满满的爱意,能温暖人的不是发热器而是一颗会跳的心。


可惜懂得爱与拥有心的机器人还是机器人,能制造出改变世界的微型机器人并且成为现代高科技革新之父的Hiro依旧是人类,机器人除非机械故障或者芯片损毁,它会一直存在,而Hiro会长大会变老会死去。


死亡,是上天赐予人类仁慈的最终归宿,让这个多愁善感的生物群不至于带着太多太沉重的记忆惶惶游荡在人间不知所归,新的生命会传承他们的智慧,而智慧,永存。


我一直陪伴着他,直到他生命的尽头,他一生有无数的发明,比我讨喜的,比我聪明的,比我强大的。


但陪他走到最后的只有我,还有年轻的Tadashi。


他坐在摇椅上,这个完全日式的樱花小院是他选择的生命的归所,他会在这里做好去见Tadashi的准备。


等到他不老的超人的知觉察觉自己即将离去,他招呼我推他到樱花树下,我站在他的旁边,他苍老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肚子上是Tadashi年轻的笑脸。


“I have immortality now, for you.”这是Hiro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我理所当然地把它放在了芯片最重要的区域。


我的记忆芯片随时都在更新换代,因为现代医学发展的进度实在太快,几年一次大替换,隔三差五一次扫描纠正,只有一块区域我从来不清除,我把它称为我的记忆。


是的,我不仅有心,还是一个有记忆的医疗机器人,虽然它们占据了我很大一片硬盘,但是我不会删除它们,即使它们庞大到影响了我的计算能力。


Hiro死后和Tadashi葬在了一起,国家把这里规划出一大片陵园,也可以算是一个博物馆,我的两个小主人的陵墓在最深处,无人惊扰的地方,来这里参观膜拜微科之父的狂热者们安静朝圣一般走完博物馆之后都会对着Hiro陵墓的方向长长地鞠躬,鞠躬时间视个人崇拜程度而定,我把这些人都记录了下来。


这也是我珍贵的记忆。


我在这个博物馆做了一名应急医疗机器人兼会动的吉祥物兼大师Hiro Hamada的代表象征。


所有前来朝圣的人都喜欢和我说话,我也喜欢和他们说话,在这些长相各异性格各异的孩子、青年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身上,我看到了Hiro和Tadashi的影子,或是被奇思妙想启发时高扬的眉毛,或是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隔离外界影响。


他们都是可爱又可敬的人,和我的小主人一样。


不过我打招呼语言更改了,是我自己改的,原句只适合对Hamada说。


“ Hello!I am Baymax ,can I help you?(●–●)”他们大多不需要我的医疗服务,而是喜欢询问我一些有关Hiro的事,我非常乐意解答。


有时候会配合着视屏播放,我站在小台上指着我的肚子,他们会听着我的故事发出一声声惊叹,羡慕的wow,难过的哽咽。


我喜欢这个新工作。


前两天,我收到了一份礼物,那是一个曾经来看我的孩子寄给我的,一个新型迷你硬盘,容量接近无限,这是他最新的发明。


对了,他常常来参观博物馆的时候和Hiro一样大,现在似乎已经四十多了吧。


我收下了这份礼物,这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因为最近我常常感觉到我的开机已经迟钝到了打败世界上所有的智能机器人,作为感谢,我回馈了他一个小小的视频。


那是Hiro坐在鲤鱼旗上和我讲的一段话,那时他已垂垂暮年,只是精神头还好得很,他说:“Baymax,you know,我预见到了我生命的尽头,它就快来了。我很欢迎它,应该说我等待这一天等了太久。除了你,我没有什么不舍的了。Hiro Hamada没有让他的哥哥失望,我想连Tadashi都想不到我能做到什么地步,现在,我要去告诉他,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孩子崇拜着他的弟弟,就像当年崇拜着他的我,我继承了他的意志,更多的孩子继承了我的意志,我将永存,他将永存。”


你将永存。懂得了发给他视频的白胖子机器人的意思,年过四十的科学家内心如同当年初次接触Hiro Hamada的发明时那样激动。


我继承了你的意志,还会有更多的人通过我继承你的意志,你将永存。


致我从来没见过面的老师——Hiro Hamada


End


写着写着哭了起来……


评论(4)

热度(57)

  1. kuro默默的杨 转载了此文字
    QAQ
  2. 默默的杨 转载了此文字
    作为白宏党的我品味出了[虐]的味道……T^TT^TT^T